欢迎进入德阳社科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浏览

孟本斋:领导工人运动反抗压迫剥削

文章来源:德阳网 发布时间:2021/5/27 

    孟本斋(1895-1928),德阳罗江人。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四川早期的中共党员,川西北工人运动领袖。

    清光绪20年(1895),孟本斋出生于现罗江县万安镇柏云村孟家梨儿园的一个佃农家庭。1903年,其父病逝,随母赴成都依附从事织锦行业的伯父,靠母亲帮佣和做些手工针线活谋生。伯父见孟本斋聪明伶俐,便将其送去私塾启蒙。1905年,伯父病故,孟本斋母子失去生活依靠。

    组织示威游行

    1907年,孟本斋进入“长机帮”(织锦行业)当学徒,受尽黑心老板盘剥、欺凌。孟组织工人抗争,遭老板开除,并串通行业其他老板都不雇佣孟,孟只得游走于各机房,通过补缺打零工维持生计。身处逆境的孟本斋并不为老板的刁难而屈服,不到20岁便组织过全市“长机帮”工人反对机房老板克扣工人生活的“舞两舞”(机房在给工人炒菜时,仅将塞油瓶的玉米心在锅底抹几下,工人戏称“舞两舞”)斗争。

    1921年,孟本斋在联合长机帮工人要求作坊老板增加工人薪水的斗争中被四川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王右木发现,并吸收其加入“马克思主义读书会”。并让孟本斋进入其创办的第一所工人夜课学校学习,孟本斋由此初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1922年,孟本斋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任成都市社会主义青年团秘书。1923年,孟本斋开始在长机帮工人中组建社会主义青年团,从组织工人自发斗争走向自觉革命的斗争。


图为:马克思读书会成员合影

    1923年春,经王右木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刘亚雄、钟善辅、孟本斋等人的努力发动,成都工人阶级成立起自己的组织——各帮工会。当年,成都各帮工会达20余个,会员超过万人。当京汉铁路总工会组织的“二·七”大罢工遭到北洋军阀吴佩孚血腥镇压的消息传到成都,成都工人无比愤怒。在成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指导下,2月下旬,在成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集会,孟本斋率领的长机帮工会成为这次游行示威的先遣队和主力军。7月2日,成都东大街召开“四川民权运动大同盟”大会。在改组代表、推选大同盟各股主任时,孟本斋被推选为交际股主任,并领导“长机帮”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工作。在此期间,孟本斋利用工人和群众晚上爱上茶馆休闲的机会,充分发挥自己能编会说评书的特长,去茶馆自编自说过两段评书:一段叫《群魔乱舞扰四川》,揭露四川军阀割据混战,老百姓遭殃倒霉的事;一段叫《五鬼闹中华》,揭露英、美、德、法、日帝国主义侵略、瓜分中国的阴谋。

    反“三皇会”反“朱尺”

    1923年秋,在成都市劳工联合会的领导下,孟本斋组织“长机帮”工人发动了一次反“三皇会”反“朱尺”的斗争。“三皇会”是织锦业长机帮的封建行会,初为工人创立,其宗旨为限制作坊老板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和改善工人的生活待遇。但是久而久之,作坊老板逐步介入“三皇会”,把持了会务,篡夺了工人权利,逐渐将“三皇会”演变为压迫剥削工人阶级的工具。所谓“朱尺”,即对工人实行计件工资时对织锦物进行度量的尺子。度量时,以“朱尺”丈量制作“扒杆”,以扒杆丈量织锦物,作坊老板为达到少付工人工资的目的,竟加长“朱尺”长度。该次斗争持续时间长,从1923年秋起至1924年春止,前后历时半年;规模大,加入斗争行列的长机帮工人达2000余人;目标明确:反对封建行会“三皇会”;工人要组织起为工人谋福利的工会组织;斗争形势灵活多样:有时与老板激烈理论,有时集会、游行、请愿,有时罢工。作坊老板异常惶恐,他们搬出维护资方利益的封建法规,说“三皇会”是“合法组织”,说工人组织的工会是“非法组织”,并拒绝和工人进行谈判。他们勾结军警,逮捕了工会成员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卢德云。孟本斋在躲过敌人魔掌后,领导全市“长机帮”工人进行罢工斗争,并在工人中组织起工人纠察队,通过武力占领了“三皇会”会所川主庙,挂出了“长机帮工会”的牌子。与此同时,成都市劳工联合会召开了全市工人大会声援长机帮工人弟兄,宣布废除“朱尺”,使用市面上通用的度量量具计量工人生产的产品。会后,全市工人举行游行示威。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一直抵达华阳县衙。华阳县署被迫释放了卢德云。

    然而,反动势力并不甘于失败,总要想方设法搞破坏,他们安了一个 “聚众滋事、扰乱治安”的罪名逮捕了孟本斋,又以“不合法”为理由强行查封了长机帮工会和所有行业工会,妄图一举扑灭工人运动的熊熊烈火。在中共成都党、团组织的组织领导下,成都劳工联合会组织发动了全市规模的总罢工,并先后八次包围了关押孟本斋的华阳县公署,迫使反动当局不得不是释放了孟本斋。

图为:成都织锦工人使用的长机

    领导罢工争权益

    获释后,孟本斋继续不屈不挠地组织、领导工人和资方进行斗争。大革命期间,国民革命军以势不可挡之势横扫北洋军阀。四川军阀慑于革命形势,明里相继打出拥护国民革命的旗号,伪装革命,暗中却摇摆于北洋政府和广州政府之间。孟本斋在工人中响亮地提出“真正的革命政权应当是保护工人利益的。工人有权参加政治活动,有权参加革命政权。”1924年和1926年,孟本斋组织领导“长机帮”工人为增加工资,改善工人生活待遇又举行过两次较大规模的罢工运动。前一次将工人的工资提升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后一次将工人工资提升了百分之六十五。

    1926年,川东万县“九·五”惨案发生后,成都爆发了旨在反对英、美、法帝国主义教会学校学生的退学运动和外资企业华工的罢工斗争。孟本斋率领长机帮工人与学生一道,宣传揭露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罪恶,组织工人纠察队上街抵制“敌国货”,并将查扣的“敌国货”予以销毁。10月,成都市工会在原劳工联合会的基础上成立。孟本斋以社会主义青年团员的身份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数次入狱壮烈牺牲

    1927年,就在蒋介石加紧实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四川军阀刘湘在重庆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三三一”惨案,残酷杀害共产党员和革命志士。省会成都的三军联合办事处与维护资方利益的省工会汇成一股反革命逆流,筹划镇压革命的阴谋,全川革命形势急转直下。

    4月初,成都、华阳两县国民党左派党部被捣毁。反革命魔爪又伸向市总工会,疯狂殴打、逮捕工人运动积极分子,打砸、查封市总工会及其所属的各行业工会,工会活动由公开转入隐蔽。4月12日晨,孟本斋于转移去乐山五道桥出发前被捕,关押于督院街三军联合办事处祈水庙监狱。孟在狱中受尽威逼利诱,严刑拷打,只字不吐党内的事,只承认自己是工会会员。孟母、其堂弟及一些不被敌人注意的工友去狱中探望他,见他被摧残成疾。万分悲痛。他反而劝母亲说:“人总是要死的,我为工人大众做事,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1927年10月,孟本斋在狱中身染重病,孟母向三军联合办事处处长向育仁呈文,请求释放就医。向育仁因无任何口供难以给孟本斋定罪,只得释放。

    孟本斋获释后,继续进行着他认准的革命目标。市总工会及各行业工会已于“四·一二”政变后被查封,开展活动的阵地已不存在。于是,孟利用“工人俱乐部”这个公开组织,通过办夜校等方式做工人的团结教育工作,宣传革命道理,了解工人疾苦,与地下党员李保鲁以到工人家中串门的方式,联络、鼓舞工人兄弟坚持斗争。

    1928年初,中共川西特委组织、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反劣币”斗争。孟本斋引领数百名工人参加游行示威,沿途高呼口号、散发传单、张贴标语,还抓了两个民愤极大的作坊老板谢书尧、李兴国翻戴瓜皮帽、身穿麻背心游街示众,并强制将二人跪在春熙路孙中山铜像前认罪。

    “六·一二”惨案发生后,成都工人运动再次转入低潮,“工人俱乐部”也被迫中止活动,孟本斋又一次被捕入狱。孟入狱后,由于此前多次与维护资本家利益的省工会头子马云衢及作坊老板们进行斗争,这些人对他恨之入骨,早就想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他们凑了200银元前往三军联合办事处行贿,要求处死孟本斋。三军联合办事处担心事情泄露引发工人运动,便用生石灰包压在孟本斋身上,再给生石灰浇上凉水将其秘密杀害于狱中,时年仅三十三岁。

四川省德阳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CopyRight @ 2012
电话:0838-2227038 E-MAIL:dysskl@163.com 邮编:618000 监督举报电话:0838-2237606
联系地址:德阳市庐山南路一段166号 蜀ICP备13001110号-1